• 欢迎来到澳博娱乐网!
  • 主页 > 澳博娱乐网 > 澳博娱乐官网 >
  • 2019课堂改革十大样本
    发布时间:2020-01-10 11:56          作者:admin          来源:中国教师报         阅读: 次

    本着“田野性、开放性、引领性、发展性”的原则,在发现、报道、推荐的基础上,中国教师报特推介10所学校为2019课堂改革十大样本。这是一次基于媒体视角的发现和发布。这些样本学校的课堂改革实践充分体现了学生立场和素养本位,是可以借鉴的行动研究成果。

    山东聊城东昌中学:基于“学改”的“大三六”个性化课堂

    东昌中学的课堂改革有自己的校本化表达,即“大三六”个性化课堂,它将传统课型中不应被分割的教学内容构建为大循环教学体系。“大”是大循环,“三”是自主学习、精讲点拨和过关提升3类课型,“六”是6个学段,“自主学习+训练检测”“精讲点拨+训练检测”“过关训练+提升训练”。

    “大三六”个性化课堂不囿于“一课时”的框定,而是通过“大整合”,从整体上思考和处理教学内容,实现学习内容的个性化再造;通过营造“大时空”,重构学习时段;通过建构“大流程”,实现学习方式的个性化。

    落实到具体教学中,“大三六”个性化课堂将教学过程由原来一课时的小循环变为三课型、若干课时的大循环,打破的是原有课堂结构和教学组织形式,实现了学生机械学习向自主学习的转变,其实质是对课堂“教—学”主体角色的召唤和重建。

    东昌完全中学着眼于“学改”的研究和实践,把培养学生学习力当作“学改”的方向和追求。尤其是该校的“心三力”即心智力、内驱力、自控力课程群的设计和实施,既让学生保持了良好的学习心态,又给学生提供了科学高效的学习方法。同时,建立在“脑三力”即“快读力”“高忆力”“思维力”基础上的课程群设计和实施,也引导学生掌握科学学习方法,提高学习效率。

    广东深圳市龙华区实验学校:“观试论问”问题解决式课堂

    问题解决能力是一种高阶的综合认知能力,直指学生的核心素养,针对学生问题解决能力不足的现状,培养学生发现问题、提出问题、分析问题、解决问题的能力。深圳市龙华区实验学校以小学数学“问题解决”澳博娱乐网为主线,从“学法、教法、资源、评价”四个方面进行探索,力求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,树立和巩固“以学生为中心”的教学理念,丰富学习资源,明确“问题解决”能力评价的工具和指标。

    在实践中,学校创建了“观试论问”新课型,即“观察分析—尝试解决—论证交流—反思提问”的自主探究学习法,构成了一个螺旋上升的学习循环系统。“观试论问”问题解决式课堂提出了教学规范化的要求,教学策略为“引导观察—放手尝试—激发论证—问题拓展”,强调学生的学习主体地位和教师作为引导者、组织者、合作者的角色。同时,学校课题组开发了小学数学《“问题解决”玩中学》《“问题解决”做中学》校本课程,涵盖6个年级共12册课程教材。此外,根据教学需要,学校还编制了“问题解决”能力表现评价工具和自评雷达图,引导学生自我评价,促进学生主动学习和探究,发展学生的批判性思维,有效提高学习质量。

    四川遂宁市遂州外国语小学校:“三学一论坛”思维课堂

    核心素养时代,拥有学习力、思维力、表达力才是拥有了竞争力。遂州外国语小学校的“三学一论坛”思维课堂超越知识技能教育,把“学习力、思维力、表达力”作为每一个孩子拥抱未来的关键能力和品质来培养,力图实现从教学生知识到教学生学习、教学生思维的转型。

    “三学一论坛”思维课堂将“三学”与“三力”完美融合,把“学知识、学策略、学表达、学思维”作为课堂教学的核心要素,其课堂模式由三大模块构成:

    第一模块是“正学”,让孩子充分与知识、学习材料反复接触,了解知识是什么。在思考、想象、描述、交流、体会中,让学生的思维与知识产生关联,储备学习力。

    第二模块是“反学”,让孩子厘清知识形成的来龙去脉。在追问、质疑、交流、辩论中,让“个体思维”与“他人思维”产生关联,锻造思维力。

    第三模块是“合学”,让孩子通过观点的碰撞、思想的交锋,形成共同的解决方案或共同认知。让“个体思维”与“团队思维”产生关联,实现“个体思维”的优化、内化和提升,锤炼表达力。

    “三学一论坛”思维课堂立足“学习是需要学习的”思想,教给学生三大学习法宝:一是让学生掌握一套学习符号,学会勾画、圈点和批注。二是让学生掌握一套语言支架,使之表达更有逻辑和条理。三是掌握一套思维工具,让学生学会梳理、提炼和归纳,使思考留痕、思维可视。

    安徽铜陵铜都双语学校:“三力源·学品课堂”

    铜陵铜都双语学校提出了以“生成、生动、生长”为内核的“三力源·学品课堂”理念。

    “三力源”指动力、能力、学力。“动力”体现在情境创设、问题导引、任务驱动,指向“爱学习”;“能力”体现在学习新知必要的知识储备、知识的自我建构、学科思维品质的训练工具等,指向“能学习”;“学力”体现在“五环导学”完整的导学链,并据此形成的“三规”和“三力”,指向“会学习”。

    “学品课堂”是一种以创造幸福教学环境和平等师生关系为基础,致力于促进教学方式和学习方式的转变,进而发展学生核心素养的课堂主张。它不设定固定的教学环节,不把“达标”作为课堂教学的追求,学习时间不局限于40分钟,学习空间不局限于教室,学习资源不局限于教科书。

    “学品课堂”不是针对课堂的流程再造,而是对贯穿学生学习过程的学习环境、人际关系、学习方法、评价方式的全面改造;“学品课堂”是课堂要素的自由组合,不受模式的限制,更有弹性和张力。

    “学品课堂”以问题生成为起点,以思维对话为主要路径,以学习共同体为基本组织形式。它以“三品”为课堂内涵,即有品质的课堂设计,有品格的课堂执行,有品性的课堂素养;以“五有”为课堂要素,即课堂有理趣,指教学环境的创设;学习有方法,指学习方式的转变;交流有慈爱,指师生关系的和谐;育人有手段,指教学方式的转变;个性有张扬,指教学评价的多元。

    核心素养导向的“学品课堂”旨在将课堂建成促进生命成长的学习共同体,通过自主学习、协作学习,实现培养独立而完整的“人”的目标。

    北京实验学校:基于生命唤醒的“魅力课堂”

    北京实验学校的“魅力课堂”是一个基于尊重学生自然天性、成长规律,推动学生在多样化的学习方式中主动成长、创新发展的生命场。

    “魅力课堂”的价值取向是由“知识课堂”走向“生命课堂”,学习和学习者是核心。围绕这一核心,“魅力课堂”追求提高学生学力,激发学习活力、增强教学魅力,从而促进学生思维的发展。

    “魅力课堂”通过建立师生学习共同体,实现教与学的融合、师生的共同成长。“魅力课堂”坚持以学定教,以学生思维训练为主线,以激扬学生的生命为评价标准的基本原则;追求“六个特别”,即特别有吸引力、特别能开发思维、特别重视情感传递、特别注重合作互助、特别能够融为一体、特别能激活成长动力。

    “魅力课堂”落实全面优化策略:优化课前准备,奠定课堂教学成功基础;优化课内时间管理,提高课时效益;优化课内导学,促进学生学会学习;优化学生合作与展示,提升学生合作能力;优化课内解疑,促进学生解决问题;优化课内训练,促进学生迁移运用;优化课后增效,确保学生持续发展提升。

    河南郑州陈中实验学校:以学习为中心的“习育课堂”

    郑州陈中实验学校的“习育课堂”实现了从关注学科知识到关注学科素养、从关注“导学”到关注“导法”、从关注解题能力到关注解决实际问题能力、从关注合作探究学习到关注综合体验学习、从关注学习力到关注发展力的提升。

    “习育课堂”坚持“自主发展”的教育观。“习”强调自学,“育”导向化育,“习育”即学生在尝试、体验、实践、探究中进行综合学习、主动学习。

    “习育课堂”坚持“素养为本”的教学观,在素养目标下“习”与“育”融为一体,能力与品质互为支撑,在“习读、习研、习说、习练”4个教学环节,“习”的链条拉得越长,“育”的张力就越大,学生素养的内生力就越强。如果说素养是“习育课堂”的发展目标,学科知识是素养教学的载体,“习育“就是素养达成的路径。

    “习育课堂”挖掘、放大、拓展了高效课堂“组织育人、规则育人、流程育人”的价值,实现了课程、小组、流程皆育人,教会学生相互倾听、赞美他人、谦和地提出建议等品质。

    “习育课堂”实现了“四个走向”。一是从学习者中心走向学习中心,二是从关注真实学习走向关注深度学习,三是从碎片化学习走向整体化学习,四是从课堂改革走向课上与课下联动改革。

    江苏南京市莫愁湖小学:“让学习看得见”展学课堂

    南京莫愁湖小学“让学习看得见”展学课堂,着力解决当前课堂教学中教师忽略学生学习基础,轻视过程性学习目标,片面追求学习结果,以及学生不了解学习目标和学习方法、学习成就感不强等问题。

    “让学习看得见”展学课堂的框架可概括为“1+3”:“1”是指一个内核,即让学习看得见;“3”是指三个维度,即展示问题让学情看得见、展示过程让思维看得见、展示成果让进步看得见。

    学生展示是课堂教学的重要环节,也是课堂推进的显性线索。学生“因展助学”“借展促思”,主体参与,深度卷入;教师“依展施教”“借展评学”,适度介入,巧妙干预。学生借助具体、可视化工具,展示学习过程中遇到的问题、使用的方法、思考的过程和获得的成果,让学习被教师、同伴和自己看见。教师则借助“看得见”的评估工具,引导学生监控学习进度,评估学习目标的达成度,“看到”学生采用的学习策略和学习路径,进而调整教学目标、重建评价标准、改进教学设计、干预学习进程。

    “让学习看得见”展学课堂使展示的目标更精准、清晰,学生手握“学习的地图”,在独立或小组合作探究、同伴讨论、小心求证的基础上,有针对性地展示与学习目标对应的学习成果。

    陕西宝鸡市高新区第三小学:“新发现式”学习法

    宝鸡高新区第三小学“新发现式”学习法将思维可视化技术与学科教学实践进行深度整合,为提高教学效能找到了新路径。

    “新发现式”学习法关注学习者用什么办法发现学科结构,再用什么方法将其变成自己认知结构的一部分,具体实践架构是:

    理念转化层。这是学习观的转变,即将关注点从“知识层”深入到“思维层”;将教与学的目标从“学会”升华到“会学”;在教与学的过程中帮助学生生成有效的学习策略。

    技术方法层。实现“新发现式”学习法的方法和技术主要包括两类:图示方法(学科思维导图、思路图、图表等)以及生成图示的软件技术。在具体教学实践中,每一种图示方法都有与之相适合的知识内容。

    课程设计层。“新发现式”学习法主导下的课程设计以“发展学生思维能力”为深层次目标,以“借助图示方法及技术对知识进行深加工”为有效手段,以“学生为主体,教师为主导,师生及生生合作探究”为课堂教学形式,最终让学生掌握知识。

    课堂环境层。把课堂建成思考场,在知识建构和问题解决过程中嵌入“设问引思—追问启思—评价反思—迁移用思”的思维发展程序,使学生潜移默化地进入思维发展轨道。

    效能评价层。“新发现式”教学体系的教学效能评价既关注结果又关注过程,既关注考试成绩又重视对心智水平的发展性评价。

    上海浦东世博家园实验小学:学习共同体课堂

    浦东世博家园实验小学的学习共同体团队以项目组的形式进行重组,由单一的语文团队向其他学科发展,邀请语、数、外三门学科的“种子教师”参与,开启了以“教为中心”向“学为中心”课堂转型的新里程。

    项目组教师努力尊重每一个学生,让每个学生都有机会发言。项目组教师苦练倾听本领,不轻易评判对错,在这个过程中学生也学会了倾听。

    项目组教师还把目光聚焦在冲刺挑战性问题上,学习单的设计是突破口。从学生角度来说,学习单立足学习过程,引导学生通过自主研读、合作探究、巩固提升达到掌握知识、形成能力的目的;对教师来说,学习单是教师引导学生学习的线路图,体现了教师对教材、教学、教育的理解。低年级使用学习单时,项目组教师感到很棘手,因为孩子字词积累不足,对一些表格、题目的理解并不准确、完整,教学效果不明显。经过不断培养和学生识字量的增多,学生可以看懂题意后,学习单的作用也越来越大。如今,项目组教师提炼出一些规则,如学习单要保持趣味、美观;操作要简便,过程要清晰;冲刺挑战性题目要从“自主研读、合作探究、巩固提升”方面进行设计;课后开展以学习单为基础的测试和“以学定教”的课例研讨,项目组教师共同备课,形成了较成熟的成果。

    重庆市璧山区凤凰小学:基于儿童立场的“童创课堂”

    重庆璧山区凤凰小学“以创新性目标为始,以创造性目标为终”,着力建构“童创课堂”,实现课程、课堂的衔接与系统建构。“童”有两层含义:一是“儿童立场”,从儿童立场出发认识儿童、发现儿童、引领儿童。二是“生活立场”,只有在生活中儿童才是真实存在的,只有在生活中儿童才能展示自我、充分探索。“创”也有两层含义:一是“全景立场”,努力在教育教学中为儿童提供完整的情境,激发儿童主动探究的兴趣,在不断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实现创新。二是“思维立场”,以思维为主线、以丰富的内容为载体、以创新工具为抓手,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和综合素养。“创造”是“童创课堂”将学生卷入学习的手段,也是衡量学生发展的指标和学校教育的价值取向。

    “1+X+反馈”是“童创课堂”的实施主线,这既不是生硬的课堂模式,也不是规定的课堂结构流程,而是内隐的课堂要素。学校提炼课堂教学的基本要素,根据课堂教学的不同目标、不同内容选择性加以组合,变成多种课型,让课堂教学更灵活。

    “1”就是创新型问题的设计与提出。问题是打开儿童思维的大门,也可以视为激发儿童思维的“刺激物”。“X”是指为解决创新型问题而设计的系统化创新活动。活动是帮助儿童走向理解的路径,没有高参与度和丰富体验的学习经历,就不会有思维的高流量、情感的高链接、素养的高提升,更谈不上儿童的成长。课堂“反馈”则是一种论证式、商榷式对话,是打开或关闭儿童思维开关的钥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