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欢迎来到澳博娱乐网!
  • 主页 > 澳博娱乐网 > 澳博娱乐官网 >
  • 让创想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
    发布时间:2019-12-27 11:59          作者:记者 孙陆培          来源:中国教师报         阅读: 次

    当一场属于孩子的“儿童创想节”拉开大幕,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星河实验小学顿时一片欢腾。随意摆放在校园角落里的各种创意小板凳,是孩子们一个学期项目化学习的成果;用三轮车、自行车甚至手推车改造的“神州特车”,是STEAM课程中的创想之作;还有孩子们用废旧物品组装的乐器,正在广场音乐会上演奏……“能干的星河娃们自己开发了100多个科学创想实验。”校长庄惠芬自豪地表示,创想已经成为星河实验小学无处不在的空气,创造已经成为星河孩子自觉的习惯,创新已经成为星河人共同的思维。

    建一座能呼吸的“创想城堡”

    “2011年开始创办这所学校时,许多人并不怎么看好。”武进城区名校林立,到底要办怎样的学校?庄惠芬心中并没底。于是,她决定来一场名校寻访万里行,她跑遍了全国三四十所名校,梳理了每一所学校的理念、思想、文化和特色,分析各校之间的异同,逐渐寻找到办学的规律——名校经久不衰的秘诀在于有着伟大的使命与价值追求。她又发出了1000多份调查问卷,了解教师、学生、家长对学校的期待与希望,发现经过新课程改革的洗礼,大家对教育的认知已经悄然发生改变。“钱学森之问”一直揪着她的心,翻开陶行知、陈鹤琴、杜威、苏霍姆林斯基等教育家的论著,经典的教育思想让她豁然开朗:“创办一所人人有好奇心、个个有创造力的创想学校。”庄惠芬介绍说,只有在人人想创想、处处能创想、时时在创想的学校情境中,孩子们的好奇心、想象力和创造力才会得以激发,于是她决定要建构一座能呼吸的“儿童创想城”。

    在学校教学楼的负一层,有个660平方米的人体科学馆,学生们在人体科学馆一一体验,巨大的脱氧核糖核酸双螺旋模型触动了撬棒,DNA这个话题被高高地抬起。他们疑惑着、议论着:“我爸爸妈妈都是双眼皮,怎么我就是单眼皮?蜘蛛侠的人设合理吗?被蜘蛛咬一口就会吐丝,他的DNA太不坚定了吧?说不定在将来,我们能用基因技术创造出一条真正的中国龙……”

    在星河实验小学的星巴克广场,一位牛仔正抱着吉他歌唱着“悠悠的岁月”。正当你忍不住要击节而和时,却被一根绳子打到身上,一个年轻的牛仔向你羞涩致歉,拿起绳子继续参加他的“套牛大赛”……

    科技馆、数字馆、陶艺馆、阅读林、星巴克广场……在星河,场馆课程是课堂的延续、补充和拓展。只要你拥有好奇心就一定能找到你的专属地,碰撞出你的创想和创造。

    走过校园的每一个地方,能深深呼吸到创想的气息,学校很少有广告公司的制作,更多教室的大走廊是一个可以与孩子创新思维对话的展览地……每个教室都是脑科学实验室,从传统教室到学习工作室,再到创想学习群落的迭代,教室正在进行一场革命性的重构。

    教师手擎创新思想的“阿拉丁神灯”

    来自四面八方的教师来到星河,大多数带着已有学校的观念和思想,只想守住一个安静的教室、拿着昨日的船票去诉说今天的故事。不少教师认为,创新只是负责科技比赛的几位教师的事,不就是要塑造几个小小发明家吗?用得着兴师动众吗?为了扭转教师观念,形成共识,庄惠芬给大家看了一份报告:2009年评估组织对全世界21个国家学生的能力素养进行测评,中国孩子计算能力全世界第一、想象力全世界倒数第一、创造力倒数第五。这份报告让大家震惊,之后学校开启了一场全体教师持续三个月的热烈讨论,终于达成共识:创想教育是一种能抵达民族复兴和未来的教育;创想不是少数人的专利,而是全体星河师生的权利;创想需要变革课程、改变课堂、转变学与教的方式,创想教育不是培育精英,而是面向全体学生。

    从观念到行动需要丈量距离。“校长,之前的同事都笑话我,一个堂堂的高中教师教小学不说,而且一个美术老师居然教的是数学!”教师严桃梨走进校长室,流着眼泪看着校长。“你知道达·芬奇吗”“世人谁不知道画家达·芬奇?达·芬奇不仅是画家,还是数学家和发明家”“在星河,每一位老师都要达到‘2+1’的课程素养,那就是胜任两门以上国家课程,开发一门儿童创想课程,希望严老师能成为星河的达·芬奇”。在庄惠芬的开导下,严桃梨认真研究了达·芬奇,同时开始兼任数学、美术两门课程,用统整的视野在数学课中融入艺术创想的审美,在美术中融入了数学的空间知觉,并开发了艺术创想课程群“牵着线条去散步”。从高中转岗到星河一年半后,严桃梨入选了常州市首批青年英才培养序列。

    创想之门开启之后,教师的各种创意如星火燎原。在一次读书沙龙研讨中,教师姚丹静分享了乐趣理论中最著名钢琴楼梯的创意设计,每一个台阶都是一个音符,当你踏上楼梯就能听到不同的琴声。林燕娟建议: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借鉴乐趣理论,像游戏设计师那样开发一些课程游戏?随后,学校成立了“小学数学游戏化教学活动设计的研究”课题组,探索性地设计开发了与学科教学紧密结合的游戏化课程,为学生学习提供了丰富的数学游戏素材,创建引人入胜的情境,让学生在自由平等的课堂气氛中思考、选择与决策,完成知识的建构。

    教师的课程视野是需要在特定的课程场域中得以转变和转换的,因此经历一次次阵痛后的蜕变,全体教师的创造热情与能力正在悄然提升。他们不再说自己是语文老师、体育老师,因为他们在课程的黏合中发现自己成了学习行为的设计师、创造发明的点灯人、问题解构的塑形师、非凡沟通的合伙人、超级动手的工程师、摇身一变的摄影师,连学校里的食堂师傅、保安大叔都成了创想课程的开发者与参与者。创想教育让这所学校的每个人都找到了改变自己、创造未来的“阿拉丁神灯”。

    每个孩子都是自己学习的CEO

    一个周末的早晨,一个名叫盛柯鑫的小男孩一起床就问妈妈:“今天为什么不上学呀?我想到学校去。”他告诉妈妈,“这个世界上最好玩的地方是我们星河小学,我今天也想去学校!”怎样的学校、怎样的课堂会让学生连星期天都心心念念呢?

    妈妈很好奇,便带着孩子来到学校。在学校的好奇工场里,一群乐此不疲的星河娃正在研究“莫比乌斯圈”,当天的课程导师是四年级(5)班的贾云瑶和王路宸同学。小导师带领大家玩“莫比乌斯圈”的科学游戏:莫比乌斯圈的由来、用途、规律……有人说,观摩传统的课堂是看教师,观察现代的课堂是看学生。在星河实验小学,学生无疑是教室里最亮的那颗星。

    星河实验小学的创想课程,重在鼓励师生共同开发和挖掘有意义的课程内容。副校长孟亦萍说:“让每一个人寻找一个独特的‘自己’,扮演一个最佳的角色,从而发展学生个性特长,满足学生兴趣发展需求,聚焦学生适应未来社会发展和终身发展所必备的核心素养,努力让学校适应儿童、相信儿童、理解儿童,让儿童不断地发现自我、成长自我。”

    学校依托科技、艺术、人文等7大学院整体架构学校课程。纸箱王,让废旧纸盒72变;儿童建筑,让个性设计在指尖成型;3D打印,创造生活,感受神奇;4D拼搭,想象生活,制造神奇……创想成为无处不在的空气和学生乐于享受的味道。这些课程以呵护好奇心、培养想象力和创造力为目标,努力体现儿童天性的兴趣、需要以及儿童群体共有的精神生活。

    动态展示将能力“融”进课堂。学校努力构建一座充满好奇的创想城。“儿童戏剧课程”引导每一个儿童在肢体语言的创想中认识自我、认识世界;“奥尔夫音乐课程”让音乐与儿歌说白、律动、舞蹈甚至绘画、雕塑等视觉艺术联系起来,给孩子发展个性提供无限的空间。动感的街舞,优雅的小提琴,婉转的二胡,在扮演、体验、观察、思考、行动、分享的过程中,星河娃不断激发自身的潜能,每一个学生都是心灵自由、拥有无限创造力的星河Super Star。赛场演绎让创想“插”上翅膀,学校把每一个赛场当成历练学生成长的舞台。科技队获全国创新成果一等奖;艺术队获常州市合唱、舞蹈、器乐、短剧比赛一等奖;运动队的武术、击剑、棒垒球、游泳、冰滑球,样样赛出精彩……

    走进星河实验小学的课堂,可以看到星河的孩子热情、专注、活跃、高效。学校提出“星式课堂”范式:“好奇心、思维量、表达力、方法值、创新点、合作组”成为“星式课堂”的要素,在这样的学习中,儿童伴随着学习的展开,小组的组织力、问题的洞察力、策略的创造力等不断生成,星河孩子们在课堂里锤炼,每一节课、每个人都是C位,每个人都是主角,每个人都是自己学习的CEO。

    每个家长都有“创意”岗位

    2014年1月,上海东方卫视报道“常州一小学取消期末考试”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。这所学校就是星河实验小学。许多兄弟学校都很担心,取消期末考试会不会遭到家长的反对?但是答案正好相反:家长非常支持。原因是家长们也纷纷参与到了这场独特的考试改革过程中。如今,学校期末考核的变革已经持续了6年,越来越多的家长也一次次投身到别样的期末考核中,更好地发现儿童、陪伴儿童、成长儿童。

    在创办学校伊始,庄惠芬提出了两个理念:“来到星河,你不是一个孩子的家长,而是所有孩子的家长”“最好的教育是美好的陪伴,在星河6年,请您挤出60个小时来为我们的孩子担任义工”。这样的要求似乎很苛刻,可是在实践中,参与的家长比例从50%到78%、到95%,一直到今天的100%,奇迹不断被创造。

    于是,星河实验小学“FSC:儿童品格社区”形成了。儿童品格社区是以促进“儿童完整而美好的生长”为目标,以FSC(Family家庭,School学校,Community社区)相互关联融合的大集合体为共育平台,在社区理念目标、社区时空、主体方式、实施路径等方面开展的一项整体变革和体系创新。儿童品格社区着力解决儿童品格培养“1+1+1<1”的主体割裂问题,促进不同教育阶段相互衔接,不同形态的教育社群贯通培养。“儿童品格社区”的构建,从真正意义上打破圈养的樊篱,全面构建儿童的学校、家庭、社会生活共同体。

    家长们不仅参与学校评价,星河实验小学也鼓励不同职业、不同经历、不同兴趣、不同身份的家长参与学校的课程建设。如今,100%的家长主动介入了学校教育,课程中有了“故事妈妈”组织开展的电影课、阅读课、故事课,有了“晨光爸爸”精心设计的国防课、消防课、拓展课……星河,已然发展成为一址两校——一所是教师面向学生开展教育教学的“小学校”,另一所是2000多名家长义工面向孩子提供服务的“大学校”。两者就像是为孩子服务而并行运动的两个“同心圆”。

    教育不是单向的,而是多元的,在多元化的时代,我们更应该聆听教育的智慧,更应当引导家长充分重视孩子的教育,积极开展家校沟通、交流,通过家庭、学校和社会一起形成教育合力,引领孩子前行。

    正如江苏省教育学会会长朱卫国评价星河实验小学:“一个有思想的校长和一群有激情和梦想的教师,将学校的创想理念坚定不移地赋予行动成为现实,建构了一种充满生机与活力、创意与创造的美好教育样态。”